网站支持IPv6 广西政府门户网站

网站导航

当前位置:广西防城港 > 城市概况 > 人文防城港 > 防城港文化

让壮汉双语教学焕发魅力

  • 发布日期:2019-11-17 17:03

  • 来源:防城港日报

陆婉珍在指导学生排练壮语节目。


陆婉珍用壮文写下对马拉松参赛选手的祝福:让我们快乐奔跑。

  “Duznou raen roeggumj roxsoq,couh ciq haeux hawj de.(老鼠看到小鹌鹑非常懂事,就借米给它了。)Roeggumj angqvauvau baema lo.(小鹌鹑高高兴兴地回家了。)”标准壮语在课堂上响起,授课结束时,评委和观众把热烈的掌声送给讲台上的老师——陆婉珍。前不久,自治区教育厅举办首届全区壮汉双语教师暨师范生壮语文教学技能大赛,这是在大赛上发生的一幕。陆婉珍凭借自己对壮语文的深刻理解、扎实的教学技能荣获比赛一等奖。

  
  这个来自上思的壮乡妹,深爱壮语,不仅努力学深学精壮语文,还精研教学技能,为壮汉文双语教学插上翅膀,让壮语焕发出属于民族特色的文化魅力。
  
  沉迷壮语魅力当做精神食粮
  
  “壮语让我如痴如醉。”作为一名壮族人,陆婉珍对本民族的文字语言爱得深沉。从小学到初中,她所就读的学校就是壮汉双语教学,但是当时学得还比较浅显,真正让她领略到壮语魅力的,还是在广西壮文学校的三年壮语专业系统学习。她发现,无论是从声母、韵母、声调的数量,还是在读音上看,壮语都比汉语拼音丰富了许多。
  
  她刚开始学习标准壮语时,学到“na(厚)、naz(田)、naj(脸)、max(马)、gvaq(过)、dah(河)”这几个带六个声调的新词,惊叹不已——这跟她自己的母语壮语方言是那么的相似。上思县本地壮语方言和标准壮语是有很大差别的。因为标准壮语是以武鸣县壮语为标准音,属于壮语北部方言,而上思县属于壮语南部方言,而且本地壮语还受到白话、客家话、普通话多重语言习惯影响,借汉词汇较多,原属于壮文词汇的较少,大概只占用三分之一。她学习起来如鱼得水,对壮语的兴趣愈发浓厚。
  
  2000年,19岁的陆婉珍被分配到上思县平福乡公安中心小学当教师。那是距离县城最远的村级小学之一,河对岸是崇左市宁明县的地界。当时交通不便,水电未通,生活用水,要到河边去挑;晚上备课、改作业,点的是煤油灯,三天才有一次圩日可以买东西……虽然条件较差,但陆婉珍并未因此放弃对壮语的学习,她自费订阅了广西《三月三》(壮文版)和《广西民族报》(壮文版),并坚持用壮文写作。每次收到壮文报刊或稿费,她就觉得生活充满灿烂的阳光,壮语就是她的精神食粮。
  
  钻研壮语教学发掘文化魅力
  
  由于教学工作、学校管理工作突出,在壮文写作方面又有一技之长,2014年3月,陆婉珍被调到壮汉双语试点学校即上思县思阳镇江平小学任副校长。她为回母校执教而高兴,更高兴的是,她终于可以在壮汉双语的教学平台上大显身手。
  
  搞好壮汉双语教学,师资队伍是关键。学校里只有4名专业教师,而且都是兼任语文和壮语两个科目的教学,担子沉、任务重。但她并不气馁,做了详细的工作方案,明确分工,壮汉双语教学工作日渐提高,有声有色。为了提高自己的壮语水平,陆婉珍努力自学,参加壮语文水平考试,成绩达82分,获高级甲等证书——全区最高级别的壮语文水平证书。
  
  她还摸索出一套教学方法。比如,在教“快乐”一词时,标准壮语是“vaiqvued”,而本地人经常会用借汉说的说法,说成“快乐”,只是音调稍微有点变化而已,类似于白话(粤语)。而真正的本地壮语,又比较接近标准壮语的词语是“hunhhaw”(欢喜),标准语为“vuenheij”(欢喜、高兴),跟新词“快乐(vaiqvued)”是近义词。她通过让学生不停地说出含有“快乐”意思的本地壮语,一步步引导他们,慢慢领会学会“快乐”这个新词。
  
  2015年,自治区教育厅在上思县举办壮汉双语教师培训班,江平小学负责给来自隆安等17个县(市、区)的骨干教师展示研讨课,研讨课的两位教师正是陆婉珍负责指导授课的。他们展示的壮汉双语讲读课和学前班壮语拼音示范课,效果良好,得到了一致好评,自治区教育厅领导还特地给予了表扬。
  
  今年10月26日至27日,自治区教育厅举办首届全区壮汉双语教师暨师范生壮语文教学技能大赛,陆婉珍代表我市参赛,经过激烈角逐,荣获一等奖。
  
  创建“壮”文化社团有声有色有味
  
  要传承民族文化,仅有课堂教学还是略显单调,陆婉珍就在学校创办了具有壮族特色的“壮”文化社团活动,通过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打造一支少儿化、精品化、民族化的艺术团队,展示小学壮汉双语学校的教育魅力,进而推动学校“壮”文化建设工作。她的目标,是要把“壮”文化社团铸造成学校的一个教育品牌。
  
  江平小学的“壮”文化社团一共有6个,形式非常丰富:有以壮汉双语口语基础、朗诵、小品等为主的“壮汉双语口语与创作社团”,有山歌悠扬的“民族音乐社团”,还有以壮族舞蹈为主的“民族舞蹈社团”(壮族舞蹈为主、其他舞蹈为辅)……孩子们课后有了去处,民族文化得到了传承和发扬,孩子们课后有了出处,更多了一个渠道去了解和学习自己民族的文化特色。
  
  社团活动初见成效之后,每年壮族传统节日“三月三”就成了江平小学展示民族文化的舞台。陆婉珍策划和组织各个社团出节目,学生们辛勤排练,将民族音乐、民族舞蹈、民族体育等一一搬上舞台。师生们听着《迎客歌》《送客歌》,赏着《包粽粑》《竹竿舞》;看着壮族体育的《抛绣球》《板鞋舞》……视觉上得到了满足,还有味觉上的享受——品尝“五色糯米饭”环节,“壮”味十足,受到了一致欢迎和好评。
  
  社团文化的成果,还展现在比赛中。陆婉珍指导参赛的学生,连年在自治区的壮语比赛中获奖,比如,她指导排练的壮语小品多次获得自治区小学生标准壮语才艺表演一等奖、二等奖。
  
  2018年1月,陆婉珍调到上思县思阳镇中心小学任副校长。但她还分管全镇的壮汉双语教学工作。 (图片由陆婉珍提供) 
  
  
  
  短评:
  
  让母语和民族文化流传更久远
  
  □ 韦 佐
  
  “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枝花 /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 /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在中华民族的大家庭里,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拥有悠久的民族文化。不同的民族语言各具特色,其表达能力各臻其妙而自成体系。
  
  壮族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也是中国第二大民族,其历史文化悠久、灿烂。千百年来,在广西,以壮语命名的许多城市、乡村的名称,一直流传并沿用至今。比如,以“那”字打头的地名,在广西就相当普遍,它就缘起于一个“naz(田)”字。一个“那”字,就是壮民族稻作文化的终身印记。可如今,不说多数广西人,就连许多壮族人后代,对于如此常识性的文化也不甚了解。随着城镇化建设的推进,电视网络的普及,加上上学语基本上都说普通话,以致造成语言的不断同化。回到全部是壮族人的村子,婴儿、幼童学习语言,其父母都自觉或不自觉地习之以普通话。从农村的下一代开始,母语渐渐消失。这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
  
  正因此,像陆婉珍那样热爱母语,并用母语和汉语同步教学的壮族教师,非常可贵,很值得我们尊敬。传承民族文化,必须从语言、歌舞、绘画、服饰、节庆、民俗方方面面去传承。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像陆婉珍式的各少数民族教师、艺人、文化人。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