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建党百年】防城港党史大事记(第10期)

来源:新闻网 发表时间:2021-05-26 15:31

  1945年 

 

  1月15日 中共上思东安支部成立,成员有黄泽金、黄高煌、刘斌,黄泽金任支部书记,属康浪平领导,东安支部与叫丁支部没有组织关系。 

  1月 上思抗日自卫队于东安乡架伴和叫安村叫丁、那兰等地与日军小股部队交战两次,打伤日军数人,自卫队伤亡 1 人。 

  2月13日 谢王岗参加由钦县特派员卢文在钦县小董组织召开的会议,卢文向谢王岗传达了特委武装起义的指示精神。会后,谢王岗赶回防城召开会议,向党员宋森、陈江、刘仲曼、彭扬(原名杨福民)、温科华、陈凤鸣(化名吕剑)、许永钦和准备参加起义的骨干沈鸿周、严端侨、沈耀勋等人作了传达,并决定全县分为那良、沿海、那湾 3 个工作片,除保留少数秘密战线的党员外,其余党员和进步骨干深入农村,秘密发动群众,筹备武器、经费,扩建游击小组。 

  3月 进驻越南的日军,向法军发动进攻,法军败退进入中国境内。北仑河边滩潘据点的法军,在撤退前,放火焚烧仓库。沈耀勋冒险冲入库房,抢出捷克轻机枪 1 挺,法式步枪 13 支,子弹 7 箱,手榴弹 4 箱。法国败军撤到那良大勉村,沈鸿周和法军统领谈判,以保护安全撤退为条件,获得法式轻机枪 6 挺,俄式步枪 80 多支,子弹三四万发,西贡纸(法国在越南发行的货币)一万多元,为那良抗日武装起义创造了条件。 

  3月14日 一架不明标志的飞机误投一批武器到东安乡公正圩附近的古龙山, 大部分为福派、公正、那随等地群众所获。是晚,东安支部成员分头到各村屯动员群众将武器收藏起来,抵制国民党县长罗传翼的收缴。 

  3月22日 东安支部黄泽金、黄高煌、刘斌和上思党组织负责人林克,钦县地下党员潘德枢等研究决定,利用误投公正圩的枪支组织东安抗日自卫队,集中了100 多名群众进行军事训练,持续了一个多月后分散隐蔽活动。 

  3月29日 康浪平在邕宁县八尺区那连乡被敌人杀害后,东安支部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 

  初夏 侵越日寇派遣伪军李亚堂中队数十人,自越南北部平辽的峒摩越境入侵峒中,企图洗劫山村边寨。刚组建起来的新圩、坤闵抗日游击小组按照地下党部署的“反‘三征’(即征税、征粮、征兵)、打敌伪、保边御敌”的指示,于峒中竹山村设伏,向敌开火,保长黄礼德也带领保丁鸣枪呼应,当场毙敌 1 人,伤敌 1 人,日伪军三面受敌,仓皇逃遁。 

  6月 中共东安支部以党员黄泽金、黄高煌、刘斌为骨干,吸收党的培养对象黄施宽、黄琳吉、许英、许焕珍等组成“东安革命核心组”,把东安乡划分为南、北、中三个片,分工秘密发展抗日力量,筹集经费,购买武器,收集情报,反特除奸。 

  6月12日 谢王岗在那良修尧村北仑河中的小船召集陈汉东、宋森、严端侨、沈鸿周、沈耀勋等 5 人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决定以那良片游击队为基础,其余地方抽调骨干参加,举行武装起义。 

  6月14日 起义队伍在马头山下墩吉村集结,宣布那良抗日武装起义。起义部队发布了《抗日宣言》,宣告“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成立,大队长沈鸿周, 副大队长沈耀初,党代表兼参谋长黄木芬(陈汉东),政治处主任巫摩白,军需处主任王奎。游击大队下辖三个中队和一个政工队,第一中队队长黄德权,指导员沈耀勋 ;第二中队队长罗迈,指导员严端侨 ;政工队队长巫摩白、副队长郑翠兰。全大队共 150 人,其中女队员 11 人,配备有轻机枪 6 挺,长短枪 120 ~ 130 支(其中手枪 30 多支)。 

  6月15日 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经维溪、响水龙到达目的地(中越边境的) 塘花地区,由海区游击队选派参加起义的部分骨干,亦由海路赶到加入,部队整编后开赴中越边境前线抗日。 

  6月28日 侵越日军的伪军何宗月部 40 多人在下塘花附近的瘦洞进行骚扰活动,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对敌发起包围进攻。经过激烈战斗,起义部队毙敌 3 名,俘敌 14 名,二中队副排长沈季杰光荣牺牲,分队长李瑶等 2 人受伤。 

  同日 由游击大队参谋长陈汉东率领政工队 10 多人,到越南塘花圩召开群众大会,释放俘虏,开展宣传工作。29 日晨,政工队住宿的瘦洞村被日军包围。突围时,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参谋长陈汉东英勇牺牲,郑翠兰等 3 人被俘。 

  7月 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的积极抗日活动,引起侵越日军的仇视和恐慌。7 月底,日伪军分三路从潭下、下居、芒街向游击队三角灶营地合击,抗日游击大队先转移到外围的平河、里西,截击左路进犯之敌,打退了敌人的进攻。8 月初,部队转回里火、北仑、王关一带休整,严端侨担任部队党代表。 

  同月 中共上思特支通过关系让南武师范毕业的林海山担任百成中心校校长。林海山上任后,于 8、9 月间先后安排韦雄、陈体荣与一批进步青年到该校任教,同时组织读书会,阅读进步书刊。上思特支还安排党员林克、韦雄和积极分子陈体荣、苏再连、李锦贵分别到凤凰、管治、思阳中心校和百更村小学校任教,以教师身份作掩护,向群众宣传革命思想,在校内外传播革命火种。 

  8月 日本投降后,党组织动员东兴教育界知名人士庞景云打入伪越南革命军当团长,安排 100 多名游击队员、地下党员进入该团开展地下工作。月底,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从那良进入越南下居、潭下。光企沿海的抗日游击小组二百多人由刘镇夏、宋森、黄志英、苏就芳、钟恒骧等带领,加入由中国共产党推动进步人士刘镇原任团长的“越南国民革命军第三军独立团”,从水路进入宫门。那湾刘仲曼组织的三十多人,进入广宁一带,协同广安省的越盟组织,开展东潮华侨工作,发展革命武装力量。 

  9月5日 越南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暂一师(实为拼凑的原国民党防城武装)师长张午桥 8 月提出与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合作入越接受日降,得到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认可。9 月 5 日,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于越南新街登上五艘木船向海康进军。当船队驶离岸几百米时,遭到张午桥部队的突然袭击,对岸伏兵也向游击队开火,营长徐彪、机枪手赖兰芳、黄立鸿、潘松、沈明才等 23 人壮烈牺牲,沈鸿周、郑翠兰等 8 人负伤,沈鸿周、郑翠兰、沈耀初、沈鸿川、严绣章等 60 余人被俘,其余队伍被打散,武器大部丢失,史称“新街事件”。 

  10月 谢王岗赴广州湾(今湛江)参加南路特委传达党的“七大”会议精神的会议,并接受了配合南路人民抗日解放军第一团(老一团)西进十大万山的有关任务。回到防城后,及时传达贯彻和部署扩充防城县游击队,为配合第一团的到来作了充分准备。 

  同月 随着四属党组织活动的恢复,谢王岗布置彭扬召集那良地区的共产党员严端侨、郑翠兰、黄彪、严端攸等人,成立中共那良支部,并先后吸收了沈耀勋、严端郊、沈鸿欢、黄家立等人入党。 

  11月 中共党组织集结了包括防城县游击大队东潮小分队和收集在“新街事件” 中失散人员,动员部分归队的游击小组成员,统编为“防城县人民游击大队”,沈鸿周任大队长,彭扬为政委,严端侨为副政委,大队下辖两个中队约 80 余人,有轻机枪 2 挺,长短枪 50 多支。同时,还组建了峒中、那湾两个地方中队,在那良一带继续坚持武装斗争,并派刘仲曼率领 30 多人的武工队到中越边境活动。 

  同月 广东南路人民解放军第一团(史称“老一团”)由团长黄景文、政委唐才猷率领,从湛江遂溪县突围西进,12 月 15 日攻占贵台,进入十万大山区。18 日,老一团在白霞岭、八角岭、牛屎岭一带迎战尾追的广东保安第一团,激战一天,摆脱敌人,抵进十万大山南麓的防城县大菉、小峰,23 日到达大勉同防城县游击大队会师。 

  12月23日 广东南路人民解放军第一团与防城县游击大队会师后,钦廉四属特派员杨甫在峒中主持召开老一团、防城游大队等部队和地方党的负责人会议,与会者有老一团的黄景文、唐才猷、李廉东和防城县党组织的负责人谢王岗等。会议分析了当时斗争形势,研究斗争方针等问题。会议作出了关于在军事上归老一团统一指挥等决定。同时决定将四属特派员的领导机关秘密设于越南芒街,领导钦廉四属党的工作和老一团的武装斗争,从防城地下党和老一团抽调干部到特派员机关工作。 

  12月  “老一团”在防城游击大队配合下攻陷了陈济棠老家——镇平乡(今马路) 茅坡敌据点,击毙曾任国民军团长的陈树丰。接着又在那湾中队的配合下攻占曾任国民党师长的陈克强老家。 

  同月 合浦“永信烟庄”事件后,南路特委审查钦廉四属党组织,改设党组织联络员。先后任钦廉四属党组织联络员兼军事特派员有阮明、张世聪和谭俊。杨甫和老一团到达十万大山区后,谭俊改任合灵党组织联络员兼军事特派员,谢王岗由原钦防特派员改任钦防联络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