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当前位置:中国防城港 > 资讯中心 > 区县动态

东兴市京族“嘲剧”现状调查

  • 发布日期:2017-10-11

  • 来源:东兴市

  嘲剧(chèo)是流传于京族三岛的传统戏剧,起源于500多年前的京族三岛地区。

  嘲剧是京族主要的民间戏剧,演出中包含唱、舞、乐、文等艺术形式。京族嘲剧采用京语演唱,曲调丰富、旋律优美,有复杂的装饰音和悠长的花腔。京族嘲戏的唱腔很多,旋律清秀、音色清纯!京族嘲剧一出戏通常是讲述一个故事,戏文富有民谣和俗语的色彩,观众与演员之间的交流紧密。嘲剧剧本主要以带有现实价值和深刻思想的古老典籍或汉喃字的叙事歌本为内容,突出体现民族本性,带有浓厚的地域特色。

  嘲剧在京语中亦称为“喝嘲”(hát chèo),即为嘲歌(唱歌)之意。

  一、嘲剧在京族地区的流传情况

  解放前,由于京族三岛人口少,生活条件低下,无法实现嘲剧的舞台表现形式,只能以唱嘲歌的方式流传与娱乐。

  京族地区流传很多嘲剧的剧本——“叙事歌本”,如《宋珍歌》、《金云翘》、《刘平杨礼》和《石生故事》等,不少老人拿起歌本都可以用“嘲”腔哼上半天。到迁居三岛的第六代人,京族地区的各个邑、寨都设有歌堂和歌会。白天人们出海打渔劳作,晚上就一起集中在约定的地方,屋里屋外坐满唱歌和听歌的京族男女,男人一边织网补网,女人一边揖麻缝衣,或唱或听。唱歌时,有清唱、也有独弦琴伴奏,有传统京族民歌,也有嘲歌对唱,一男一女,一唱一答,以歌代言。歌中以故事或传说中的人物、山海、天空、动植物来引申、比喻,唱者投入,听者动容,兼有互动打趣。在当时的年代,歌堂歌会为京族渔家平淡的生活抹上了一缕娱乐的亮色。

  嘲歌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并有字喃歌本记录,可读可唱,因此广受京族群众的喜爱。尾村老歌手苏积英(女)小的时候,她父亲有一本《金云翘》(京语亦简称《翘传》)歌本,从小在父亲的熏陶下,她和阮其宁学会了用嘲腔唱《翘传》,有时候,她唱,阮其宁弹独弦琴伴唱。没进过学堂的尾老歌手阮进余、杜玉光、罗维珍等,熟背《宋珍歌》全本,山心村的阮继儒、阮继旭是嘲歌《刘平杨礼》的教唱人,巫头村的何宗熙、阮成光是嘲歌《石生故事》的传承人。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京族三岛文化建设得到较快的发展,尾、山心村均组建有京族文化业余文艺队,山心文艺队排的《渔翁歌》嘲剧,在京族三岛成功演出,很受欢迎。1965年,尾村文艺队想把嘲戏《宋珍歌》搬上舞台,组织人员排练了2个多月后,因京族青壮年应征援越抗美当翻译等原因,《宋珍歌》最终没能走上舞台。2013年,由京族民间艺人为成员的“京族人家独弦天簌”艺术团组建,于2014年恢复排练京族传统婚俗——“哭嫁”嘲戏,并赴台湾参加“亚太艺术节”,并连作几个专场表演,受到广泛的关注。

  二、嘲剧资源的保护现状

  文革期间,除了《宋珍歌》外,大量的嘲剧歌本被销毁,嘲歌只能在一些民间歌手头脑中留存。2001年,苏维芳从山心的朋友范仲芳处拿回1965年借给他的歌本《宋珍歌》。

  2002年3月,退休回乡的苏维芳开始走遍京族三岛和其他京族散居村落,对京族历史、社会文化、民间古籍进行抢救性的收集与整理,先后走访京族地区100多位老人,把他们记忆中传唱下来的民歌、嘲歌进行记录、整理。一些嘲剧歌本虽然篇幅较长,但结构严谨,叙事完整,条理清晰,情节跌宕起伏,易唱易记,很多老歌手都可能把某篇嘲剧整段、整篇,甚至整本熟背下来。有些叙事歌的经典名句,名语甚至成为京族民间流传的名言,个别选段的歌谣和嘲歌,流行甚广。

  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至2016年,先后收集、整理、翻译、编写了《京族传统叙事歌集》共二十六篇叙事歌:有歌颂忠贞爱情的《宋珍歌》、《金云翘》、《范功菊花》、《花笺传》、《梁山伯与祝英台》等;有崇德扬善的《刘平杨礼》;有反对官场腐败的《二度梅》;有神话故事《水晶公主》、《柳杏公主》、《石生故事》《唐生西天取经》等,以及吟歌式叙事的《征妇吟》、《宫怨吟》、《贫女叹》等。以上叙事歌原来都是嘲歌的主要歌本,多以京族民间文学诗体双七、六八体为主。所谓双七体,即每四句为一组,第一、二句都是七言体。而六八体,每两句为一个单元,上句六言,下句八言,押“六六腰韵”,即每一单元内,上句末字(第六字),与下句腰字(也是第六字)押韵;亦有押“八六脚韵”,即上一单元的下句末字(第八字)与下一单元的上句末字(第六字)押韵,如此一环扣一环连接下去。

  三、京族嘲剧传承与保护的建议

  嘲剧可以说是京族传统文化传播的一个重要纽带。在过去,京族地区的人们生活水平低下,学堂教育不普及,文化生活单一,嘲剧的各个曲目,包含着京族的传统道德与伦理观念,在打造敬奉自然、敬畏生命、英勇无惧、团结互助等京族的精神气质方面起到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

  嘲剧在京族有识人士的共同努力之下,近年来做了大量积极有效的抢救工作。2013年,组建的“京族人家独弦天簌”艺术团,让几近消亡的嘲戏有了恢复的基础。为进一步弘扬好我们的传统戏剧,做好京族嘲剧的恢复、传承与保护,我们有以下建议:

  (一)做好恢复“嘲戏”的各项准备工作

  继续做好嘲剧中“唱、舞、乐、文”等艺术形式的挖掘与整理,使之形成一套完成而系统的戏剧体系。从嘲剧资源中挖掘整理出一批可供融合创新的艺术要素,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移植、改编、复排一批优秀传统剧目,坚持保留剧目制度,让嘲剧艺术的积淀重现光彩,依托“京族人家独弦天簌”艺术团,通过创新求突破、让市场做检验,在遵循艺术规律的前提下,大胆尝试嘲剧艺术改革,吸引更多都市年轻观众走进剧场,感受嘲戏艺术的魅力。

  (二)加强中越京族“嘲戏”的交流

  当前,我国正致力于“一带一路”的推进和落实,而民心相通作为其齐头并进推动的五大合作领域之一。“习近平主席指出,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基础”。关系亲不亲,关键在民心。”东兴作为中国与东盟国家陆地交往的第一站,拥有唯一聚居在此的京族与越南主体民族京族同族同源,可以在文化融通、民心相通工作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嘲剧”在我国京族地区濒临消亡,但在越南,已经走进城市,有着较好的传承与市场,在河内还有专门的嘲戏剧场。要做好“嘲剧”的传承和发展,我们必须“走出去、请进来”,一方面组织人员赴越南进行考察交流学习,了解越南嘲戏的各个操作流程,曲目唱腔等,另一方面请越南“嘲剧”剧团来访,让京族地区的群众再次感受“嘲剧”的艺术魅力。通过交流,既可让“嘲剧”的艺术土壤在京族地区得到培育,更可以借此加强同越南民间艺术的交流与合作,推进民心相通工程的深入开展。

  (三)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加强人才培养

  在我国文化领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已经成为亮点。它不仅说明了我国当代对保护人类文化多样性和优秀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视,也标志着我们对民族传统文化价值认知的根本性变化。京族哈节、独弦琴艺术均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各级非遗项目近二十个。

  一是把“嘲剧”列入非遗项目申报,让依托于人本身而存在,以声音、形象和技艺为表现手段,并以身口相传的较为脆弱方式延续的“嘲戏”得到较好的保护与发展。

  二是建立人才队伍培训机制,依托京族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京族人家独弦天簌”艺术团、京族博物馆等团体和机制,实现民间与政府有机配合,形成一支专兼职的“嘲戏”保护队伍。

  三是加大资金投入,落实好资金保障。建议政府设立少数民族戏剧扶持基金,对濒临消亡的少数民族戏剧实行戴帽扶持,以充分调动人才的主观能动性,促进“嘲戏”传承保护工作的顺利展开。鼓励企业或个人参与投资,呼吁社会各界去了解和支持“嘲戏”的传承保护工作,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

  (四)开展“嘲剧”进校园

  依托京族学校,充分发挥学校教育在保护非物质文化事业中的作用,对学生们进行传统文化教育,承担起弘扬民族民间文化的责任和义务。

  一是结合当前“戏曲”进校园活动,节选有传统美德及伦理道德教育的优秀曲目,在根植传统的基础上走进校园,让京族青少年了解“嘲剧”,了解京族的传统文化,挖掘新的艺术潜能,拓展艺术空间,进而更好地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

  二是利用“乡村学校少年宫”活动,建设“嘲剧”传习基地,打造京族学校“乡村学校少年宫”活动新品牌,通过在学生中组织“嘲剧”兴趣小组,排演“嘲剧”经典曲目,让“嘲剧”的唱、舞、乐、文等艺术形式在学校和青少年中得到较好的传承。(东兴市文体新局 谭国皇 苏小燕)

收藏 打印 关闭